喜什么乐

彩色铅笔。香草糖浆。听装雪碧。每日坚果。
都是你。

【狼队】没有标题

八月中旬的美国,气候潮湿闷热。

Logan扯了扯衬衣领口,解开一颗纽扣。他站在一条小巷口,看着过往的男男女女,又解开一颗纽扣。

Charles最近犯病的频率越来越高,Caliban说如果他再不带足够的药回去也许他们就要暴露了。但他们不能暴露。

Logan将左边的袖子挽了起来。

虽然只要有钱就可以想办法买到更多的药,但如果买药用掉了太多的钱,那买船的钱必然就会变少。而他们需要那艘船。

右边的袖子也被挽到了手肘。

Charles已经八十多岁了,Logan不知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还能活多久,即使他不再犯病也已经是个土埋到脖子的老头子了。至少Logan希望他死的时候可以体面一点。这是他应得的。

又解开一颗纽扣,露出一片布满伤痕的强壮胸肌。

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再有新的变种人出生了,最后的三个变种人也非老即惨,虽然Logan不愿意承认,但他是这三个里既老又残的。除了开着租来的车拉着形形色色的人穿梭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上换取微薄的佣金,他不再拥有其他快速的赚钱方法。

脱掉了外套,Logan从巷子的阴影处走到了一根路灯下。

也许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站在路灯下的Logan,虽然在这种地方站在路灯下就等于是在向路人宣告“嘿,我是来卖的,价格好商量。”,但以Logan的年纪和气场,还没有几个人口味特殊到会来光顾他的生意。

不到一小时的时间,旁边路灯下的小哥已经回来接第二趟生意了,而Logan却还是孤零零地站着无人理睬,他穿上了外套,在心里咒骂自己一定是被Caliban念叨到大脑短路才会做出这样丢脸的事,内在的情绪体现在脸上就是一个仿佛要杀人一般的表情。

“嘿,”一个有些颤抖的声音叫住了Logan,“那边的大个子,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Logan猛然扭过身体,看到了一个20多岁带着日常眼镜穿着便服的ScottSummers。

“瘦子?”Logan站在原地叫出声,好像害怕这只是自己的幻觉而不敢向前。

“是我。”

“证明一下。”

“你是个混蛋。”

Logan走上前将Scott搂进怀中,“我不管这是幻觉还是哪个混蛋搞出来的把戏,但我真他妈想你兄弟!”。

“嗯哼,要说混蛋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得过你。”Scott伸出手回抱住Logan,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有些事真的不会变,哈?”

“这次可没有Jean。”Logan放开Scott,看着他年轻的脸庞上露着虎牙的微笑。

“但这也不能改变你是个混蛋的事实。”Scott笑到整颗虎牙都露了出来。

“操你的,瘦子。”Scott的笑容好像会传染,Logan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就不问问我到底怎么来的?”

“可能是上帝看我太可怜派你来拯救我的?”

“你这么说可真不像我认识的那个Logan,那家伙可是个无神论者的混蛋。”

“嘿,别以为我听不出你在故意找借口叫我混蛋,该死的瘦子!”

“好吧,说正经吧,”Scott将手搭上Logan的肩膀,“辛苦你了,Logan。”

Logan隔着被洗到泛黄的衬衣感受到Scott的体温,这似乎在提醒他,这并不是一个梦或者幻觉,这是真的Scott Summers,一个活生生的、年轻的、曾经的变种人领袖就站在他面前,不知道是这个操蛋的世界突然有了怜悯之心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但他的出现让Logan有了一种一切都会好转的感觉。

“走,喝一杯去。”

“你都这幅鬼样子了还喝?”

“你是不是找茬打架,瘦子?”

“你确定你现在还打得过我么,老家伙?”

他们就像还在学校的时候一样,吵着嘴走出了昏暗肮脏的小巷。

 

Logan挑的酒吧,酒不一定是最难喝,但门面一定最破,毕竟囊中羞涩还能去什么好地方呢?

Logan和Scott在吧台坐下,Logan刚准备给Scott点上一杯,酒吧大门处就传来一阵喧闹声。Logan本着不是我的事绝不多管的原则头都没抬一下,但Scott的原则可是是不是我的事我都要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所以还没等Logan点上酒,Scott就向大门走去了。

原来是一帮来收保护费的地痞,这样的流氓根本不需要用上镭射光Scott一个人都能打五个,三下五除二收拾完这帮废物,回到吧台时Logan点的酒刚刚好被放到他面前。

Scott拿起酒杯,对着Logan隔空碰了一下杯,“敬你,兄弟。”

 

嘈杂的音乐声和金属撞击车身造成的摇晃将Logan从车中吵醒。

“FUCK!”

他坐起来,拖着有些不便的残腿,推开了加长林肯后座的车门。

 

END


没有标题没有提示没有售后没有什么都没有,这就是个三无产品,小伙伴点的站街梗,告诉我让我写个搞笑的,我尽力了。

虽然不搞笑,但我觉得这应该也不算虐……吧。


评论(10)

热度(33)